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www.49069.com >

【一鸣惊人】【原创】火影之重来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10-14 00:46 分类:www.49069.com 点击:
简介:为了成为火影,鸣人被逼着做了各种学习,礼仪,政治,学校的各种学科,忍者的常识......这使他在众人眼里大变。 对外,他受人尊敬,博学,高贵,强大;对内,他强大,开朗,平易近人,是木叶的阳光;对于身边的伙伴,他一如往常。 但没有人知道,鸣人的身体

  为了成为火影,鸣人被逼着做了各种学习,礼仪,政治,学校的各种学科,忍者的常识......这使他在众人眼里大变。

  对外,他受人尊敬,博学,高贵,强大;对内,他强大,开朗,平易近人,是木叶的阳光;对于身边的伙伴,他一如往常。

  但没有人知道,鸣人的身体早已破败不堪,各种战斗给他留下了暗伤。九曾提出让他放下一切,安心养伤,鸣人拒绝了。他说“木叶现在还不稳定,个人心水码,我若出了事,对现在的木叶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,我不能躲,也不想躲。”他借着公务的繁忙,躲避着体检,必要时,他让九伪装出身体健康的假象,帮他应付。

  在众人面前,他永远是阳光向上的模样;背后,谁也看不到一张张染血的纸巾。私下里,鸣人和大蛇丸相交甚深,他的身体一直由大蛇丸调理。虽说效果不大,总比什么也做不到的好。

  鸣人死后,大家在办公桌里发现了一封信,那是他推荐佐助当八代目火影。信最后写着“赎罪时间够长了,该回家了”落款是一年前。这一年,是偷来的光阴。

 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块空白,鸣人一生的经历在上边快速地闪过,从出生到死亡。鸣人静静的看着,身边的人的离去,村民的厌恶,自己的努力...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自己的一生,有种奇妙的感觉。自己会随着一起开心,难过,气愤,不甘,最终都会回复平静。曾经不曾想通的事似乎开朗了,许多事情也释怀了但一些人的死却是终生的遗憾。

  “不,人类死的时候一般是见不到我的,一切灵魂会受到转生池的召唤。只负责特殊情况,交易,引领,香港赌王十八码!净化......你父亲的死就属于交易。”悠悠的回道,没有一点阴森恐怖的感觉。

  “还不是你们三天两头一打仗,搞得怨灵倍增,所以我打算把你发展成。”抱怨的说。“你对人世还有留恋,这不符合成为条件。我会把你送回去,让你完成心愿。”

  “聪明,不像某些蠢货,一上来就要好处。代价是你的健康,时限嘛...40年吧,多给你点。这些年里,你还要帮我净化写怨灵,最少100只,能力之后给你。”撇撇嘴,想起那些自大的蠢货。

  当鸣人再次有意识时,感觉自己在一个狭窄,温暖的空间,外界传来‘加油,用力’等声音。在鸣人感到一阵挤压后,便来到了外界。

  他知道这是自己刚出生的情景,不久宇智波带土就会来放出九尾。想到这里,鸣人有些头疼,自己还真是多灾多难啊。

  突然,一个女声喊道:“快来啊,还有一个。”鸣人在手忙脚乱中被放到了一旁,屋内的人都去接生另一个孩子。又是一阵“加油用力”的喊声,第二个孩子在欢呼声中被放到了鸣人的旁边。

  鸣人感觉有些诧异,没想到竟会多一个弟弟,意外的惊喜。将这些杂念抛开,鸣人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
  上一世的查克拉随着灵魂来到了这里,但巨量的查克拉显然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承受的,对心脏造成损伤后,莫名的凝聚到一起,在心脏处环绕。身体上的暗伤也带了过来,两厢夹击下,造成了心脏病。上一世的哮喘更是雪上加霜。鸣人叹了口气,静待着后续的发展,现在的自己,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不久,宇智波带土潜入,杀了屋内负责接生的人,劫走了玖辛奈,放出九尾。四代火影波风水门紧急前往战场。之后,卡卡西来将鸣人抱走。

  到达战场时,波风水门正想办法拖住九尾。九尾的眼神忽闪忽灭,似乎在尽力挣扎着。鸣人觉得九尾有些不对劲,试探着把精神力探了过去。

  [啊挪撒,九,你怎么也来了?]鸣人尴尬的挠着脸,自己没听九的话,现在还是有那么一丢丢不好意思的。

  [那个...看这情况,你估计还得在被封印一次...额...抱歉,你好不容易才出来的。]鸣人局促的说。

  [九,待会儿封印你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挣扎啊,稍微动两下意思意思就行了。]鸣人看着水门已经开始准备四象封印,玖辛奈也赶到了这里,忙和九打着商量。

  “作为,总要给你一点好处。这一次白送你了,再有这样的事,一回5年。”阴沉沉的悬在那里,语气却是欢快的。

  鸣人了然,抬起手去触碰水门的灵魂。再碰到的一瞬间,水门的灵魂聚成了一个小光球,进到了鸣人体内。

  看着慌张的鸣人,好心开口解释:“他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,所以先安置在你那里,休养几年就会醒了。”

  这一夜,再现,玖辛奈离世,波风水门以灵体状态沉睡,九整个被封印到鸣人身体里,鸣人得了的一部分能力。

  夜已经过去,太阳如往常一般升起,第一抹阳光照亮了木叶,照亮了满地狼藉。树叶飞舞之处,火亦生生不息。火光将会继续照亮村子,并且让新生的树叶发芽。

  夜阑人静,木叶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。路灯忽闪忽灭,几只飞虫下方在招摇。大门处,暗影一闪而过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  时间流逝,已经过了六年。水门死后,木叶无人就任火影职任,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重新出山。暗部以人柱力为由,欲将兄弟二人一起收入暗部。三代目同他们周旋,最终取得了弟弟止间的抚养权,向木叶公布波风止间是四代目的遗子。鸣人由于是人柱力,被收入暗部,以母姓命名:漩涡鸣人。

  六年来,止间过着英雄之子的生活,处处受人善待,村民们笑脸相迎,和当年鸣人的待遇天差地别。鸣人则是从会说话起,就被灌输着忍者的知识和以村子为重的思想;两岁起,开始训练那各种忍具的姿势以及结印的手势;去年,他开始接各种任务。这次,是他完成的第一个A级任务。

  鸣人回来后,开始提交任务报告,暗部一份,火影一份。在火影办公室里,他一边汇报,一边回想着这几年发生的事。

  鸣人身上的暗伤经过这几年的休养,已经被九调理好了,心脏病和哮喘因为没有什么刺激的事件,倒是不曾犯过。水门在一年前苏醒过来,认为自己在的身体里。鸣人没有去打扰,却时刻关注着他,给了他那片空间的掌控权,让他可以自己幻化事物。所以水门的日子过得挺舒坦的。鸣人在身体调养好后,开始加重身体上的训练。随着肉体的增强,心脏处的查克拉一丝丝的融入身体,实力在渐渐恢复。如果再加强点强度的话......

  看着眼前与止间酷似的鸣人,愧疚感涌上心头,轻咳一声,沉了沉声音:“鸣人啊,今年你又六岁了吧。”是啊,眼前的孩童只有六岁。心不由得一紧。

  轻轻垂下眼眸:“三代目火影大人,恕我直言,学校应该没什么可以教导我的,而且我还有任务要做,并无时间...如果您坚持的话,我会安排一个影分身。”

  看着关上的房门,猿飞日斩长叹一口气,转头看向波风水门的照片。水门,鸣人很优秀,小小年纪便有了中忍的实力,还改进了几个忍术,遗传了你的天分呢。

  三年前,云忍为获取白眼的秘密,派上忍绑架了日向雏田,结果被日向日足一击毙命。事情败露后,云忍否认此事,反咬木叶一口,要求交出日向日足的尸体,日向家集会商议此事。分家的日向日差为了保护哥哥,甘愿作为替身自杀。

  刚做出决定,一名忍者闯入:“火影大人,刚刚尸体重新检验的结果出来了,云忍的死和日足家主无关!”

  “云忍的死是一种封印术式造成的,与日向一族的攻击手段相似,但所需的查克拉量极其庞大,日向一族无法使用。伤口也被人做过伪装,可以判定这是栽赃。”忍者迅速地叙述了检验的结果。

  日差逃过一死,日向兄弟重归于好,来往渐渐多了起来,宁次和雏田接触也就多了,处处护着她,隐隐有向妹控发展的趋势。

  “臭小鬼,当初你为了造那个封印式,差点病发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九想起来就气愤,三岁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,真不懂得爱惜自己。

  “你现在的训练强度已经是身体承受的极限了,再加强一点不知道会怎么样,总之再找到大蛇丸之前,不许再有这种想法。”九强硬的限制他。

  “但是,大蛇丸早在四年前便着手建设音忍村,还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呢,找他也需要体力吧。还有那,宇智波家的事是这两年发生的。啊,我爱罗也是个烦。我还要净化怨灵,整个木叶总共不到三十只,我现在才净化了一半......”鸣人说着,不顾九的挣扎,把他抱到了怀里。

  报到的那一天,鸣人早早的起床洗漱。他把头发放了下来,一头金黄的头发在鸣人的刻意下留长,披下来把他埋了个严实。再戴上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,相貌遮去了大半。要知道止间也要去报到,他若是毫不掩饰的去了,会引起骚乱的。

  渐渐地,www.808775.com。人多了起来,鸣人在进出的人群里辨认着认识的人。最先看到的是佐助,身边跟着鼬。这时的佐助还没有那么冷,有点小傲娇而已。然后是雏田,躲在日足的身后,宁次也来了,在远处看着。小樱和井野的关系现在还不错,一起来的。鹿丸跟在鹿久身后,一个劲说着“麻烦死了”。牙这时候还没有赤丸。丁次抱着薯片不停的吃。志乃戴着墨镜,跟在油女志微后边。同期的人都到齐了。

  止间和三代目来的稍晚,想必是处理公务耽误了。波风止间几乎和漩涡鸣人一模一样,只是脸上没有六道胡须,发色和瞳色遗传了妈妈玖辛奈的颜色,发型倒是和以前的鸣人一样。止间比鸣人要高一些,毕竟他有被好好照顾。鸣人因为生病,和以前一样比同龄人稍低。

  接下来便是三代目的讲话,和以前一样啰嗦。然后老师点名。这时候的老师还不时伊鲁卡,对止间隐隐有着偏爱。

  跟在后边的鸣人见到止间的态度松了口气“没有被惯坏呢...嗯...他这是要去木叶森林?笨蛋,不知道那里危险吗!”

  走出木叶,止间径直向森林跑去。周围的树木快速向后倒退,很快就到了一条暗河。“切,真是一群笨蛋...”随手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一口,脸上漏出一丝嘲讽的笑:“和我那愚蠢的父亲一样,什么为了木叶...”

  汗水一滴滴的滴落,握着苦无的手不由紧了紧。怎么办,为了出来,特地甩开了看着自己的人,要逃吗。

  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鸣人心中异常气愤。他怎么敢那样说爸爸,他选择去死,不光是为了木叶,更是为了他身在木叶的家人,为了他们。

  “小子,你没有资格说四代目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好运,若没有他,你以为你能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?没有父母的人不止你一个,比你遭遇更惨的人不是没有,你有什么资格像个懦夫一样,理所当然的躲在众人的保护后面...”

  “谁告诉你九尾的事情的!三代目明明下了封口令!”鸣人不由得脱口而出。倒底是谁在挑拨离间,那人想做什么!“我不知道告诉你这件事的人想干什么,但我确认四代目夫妇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,你可以怀疑一切,这件事绝对不容置疑。”

  止间待在原地,脑中一团浆糊。他不是笨蛋,经鸣人一说,自然发现了疑点。三代目既然下了封口令,就不会有人公然议论。就算是背地里说说,哪有那么巧的被他听个一清二楚。四五岁连查克拉还是刚刚起步的孩童,怎么会不被人发现?好久,才慢慢向木叶走去。

热销推荐